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言实出版社!
首页 >  > 文学 > 散文 > 大河奔流遗落的一朵浪花
大河奔流遗落的一朵浪花

大河奔流遗落的一朵浪花

  • 价格:¥59.00
  • 作者:
  • 出版社:中国言实出版社
  • 出版时间:2021-01-06
  • 关注度:0
  • ISBN:978-7-5171-3643-9
  • 所属分类: > 文学 > 散文
  • 购买数量:
  • 加入购物车 立即购买

商品详情

编辑推荐:
※十月文学奖、老舍散文奖、冰心散文奖、孙犁散文奖、林语堂散文奖、赵树理文学奖得主携手打造的一场文化盛宴
※10位一线实力作家    10部经典暖心散文集
※著名作家、文学评论家王昕朋、石舒清、王尧、老藤、江少宾、陈培浩等联袂推荐
    ※ 一幅摇曳多姿、美不胜收的艺术长卷

    阿舍散文的优胜之处在于其独特性,这种独特性,不只在文字面貌,更在于感知生活的角度、细敏度和丰富度。她呈现的是一种难以被重复的文学?!段也恢牢沂撬肥顾谖倚睦锍闪艘晃挥蟹至康男醋髡?,曾对她说,这样的文章,你要是能写出三篇……不过看她的势头,她是准备好了的。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著名作家 石舒清
内容简介:
    本书系“悄吟文丛”系列丛书之一,共分两辑。作者以质朴的语言,通过回忆自己在新疆及银川的诸多往事,让我们领略了很多当地的风土人情,书中人物描写栩栩如生,人物对话比较接地气,同时作者所描述的语言情感真挚,流露出其对那片土地的深深热爱和眷恋,文中的人和事均为自己亲身经历,有很强的年代感和代入感,同时本书作者将自己曾经获奖的《山鬼》等名篇重新辑入,有较强的可读性,文字中渗透着作者浓浓的家乡情怀。
作者介绍:
    阿舍,女,原名杨咏,维吾尔族,1971年生,新疆尉犁人,1993年毕业于西北第二民族学院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银川文学院签约作家,现居宁夏银川,银川晚报副刊编辑。出版有短篇小说集 《奔跑的骨头》,散文集 《白蝴蝶,黑蝴蝶》,散文集 《撞痕》等。发表散文《白蝴蝶,黑蝴蝶》、《一九八九年的火车》、《被繁殖的流水账》、《小席走了》、《山鬼》等,小说《聚会》、《精河》、《飞地在哪里》、《奔跑的骨头》、《雪山》、《珍珠》、《尤苏的质问》、《山风不说话》、《核桃里的歌声》等。其中散文《小席走了》获2004年第五届“PSI—新语丝”网络文学一等奖;散文《山鬼》获2011年《民族文学》年度奖,小说《蛋壳》获2014《民族文学》年度奖,是宁夏唯一3次获《民族文学》年度奖的作家。

目  录
第一辑
大河奔流遗落的一朵浪花 / 003
1989 年的火车 / 019
白蝴蝶,黑蝴蝶 / 043
我不是来看电影的 / 072
火之吻 / 083
一日之界 / 094
小石桥记 / 114
捕鱼者 / 132 
魔 盒 / 153
风吹过 / 182
沙漠,或梦想 / 198


第二辑
断想:作为细节的上圈 / 221
流水与月亮 / 249
浮云归处 / 267
坚硬的呓语者 / 283 山 鬼 / 301
为什么是散文? / 319

精彩书摘:
    希望仍要延续,如同生命生生不息。那些回城和落实政策的人走了以后,剩下的人就把希望搭建在下一代——我和我的同代人的身上。然而,年少的成长更多在于寻尝快乐, 放弛体内单纯的力量与热量。对于父母心中的焦灼与期盼, 我总是不管不顾。所以,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全部的热情只在于向沙漠索取欢乐,而沙漠,也慷慨如一位仁慈的
    神祇,但凡它有的,能被我感知的,都赋予了我。
    沙漠距离我如此之近,它绵延的身躯就在不足一公里的防护林外,好像我的皮肤,伸手就能触摸。无风无雪的假日,沙漠是我们最亲近的游乐场,我和伙伴们冲进它柔软洁净的怀抱,粗鲁得像群野人。淡金色的沙包此起彼伏,摇篮般摇荡着我们的欢乐。蓝天高远,沙丘连绵,寂静宛如一位坐在我们身边的慈爱老者,纵容着我们的嘶喊和奔跑。沙漠里也有波纹与海浪,它们是静止的,只有清晨金黄色的阳光才能呈现它们全部的美。蓝天下,那些波浪的纹路又清晰又柔弱,光线斜洒过来,就连最微小的皱褶也产生了阴影。在一些饱满的沙丘上,波浪沿着沙坡的倾斜度,婀娜地伸展而去,在下一座沙丘的谷底与另一些波浪交汇。夜晚像一个魔术师,每天清晨呈给我们一个不同于昨日的沙漠。这时候走进沙漠的我们会十分安静,因为我们所看到的、呼吸到的、感受到的是一个崭新的世界。这个新世界的完美表现在简单纯净的颜色上,表现在清冽纯一的嗅觉上以及细腻新鲜的触觉上。它好像处子一般光洁,而我们的顽劣显然被自然界的完美震住了。我记得我小心地呼吸,每吸一口都仿佛喝了一大杯冰镇糖水,而每一次,我都把湛蓝的天空看作一对清澈的大眼睛,想象它宁静地注视着我。接着,我轻轻伏在一根波浪身边,先是用手去触摸它微硬的浪峰。必须极其小心地触摸,浪峰才不至于被破坏,哪怕滑落一粒沙子,波浪就失去了原先的完美。
——摘自《大河奔流遗落的一朵浪花》
    我记得是一个正午,天空只晴了片刻,便沉沉暗下来。云气猛地失去控制,毫无方向地奔腾起来,眨眼之间,脚下的林海、深涧,以及眼前的山峰,均消失在浓重的云雾之中。我意识到了氛围的剧变,不由紧张起来。很快,云气开始狂躁,飞奔、腾跃、涌溢,像惊驰的野马,也像一个舞到不支者最后的疯狂。而风仿佛也畏惧了这种剧烈的变幻,隐匿在云雾中,但风会偶尔拨出一个云洞,像是要探出头脑喘喘肺腑,这时候,对面的山峰也会乘机露现一二,黑色的山石犹如一只深邃的大眼,透过风孔,恰与我的目光相接。
    她名为山鬼,她的身体,因为吸食花露、沐浴月光,因而丰美动人。又因为独居山隅,孤单与寂寞已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。她一边享用着山间悠长的时光,一边忍受着爱情的缺失。这使她具有一些品质。她无人可以倾诉,必须独自承受并融化一切非她所愿的变故,所以她既不像怨妇那样令人生厌,也不会愚蠢地寻死觅活,除了棵棵植株、只只昆虫, 她根本没有与她同类的观众。没有一种与同类的比较与抢夺,她便过得简单、广阔、清纯与蒙昧。她杀掉一只花蟒, 并不觉得血腥;她讨厌黑蚁,便端掉黑蚁的老巢,即便屠杀黑蚁的后代她也不知残忍;她喜欢月见草夜晚的呻吟,她不懂羞耻;她做了许多春梦,梦里她身体的某个部位剧烈地颤动,她感到美好又神奇,认作是天神拨弄琴弦,弦音进入了她的身体。她的心和她的身体,就像天宇一样没有束缚,不知道什么是有所为,什么又是有所不为。
    她慵懒健硕,每日睡到自然醒来,没有事务压迫她的睡眠,没有烦恼搅乱她的梦境,鸟儿与动物的争吵只需身后的文狸为她处理。文狸狡黠又智慧,面颊上的浅色花纹好似道道天机,秘密在身体里延伸,如同血液在皮肤下流动,象征着由黑暗到鲜红之间全部的隐秘。山鬼曾经细细触摸过这些花纹,奇怪的是,她从没有找见任何一条纹路开始的地方, 也没有找见任何一条纹路消失的地方,而纹路或交叉或并行或合并,比她所居住的山隅复杂万倍,她无从看出一种规律,无从辨清任何两条的相似性,就连三秒之前刚刚见到的那一根,再看过去时,已经改变了弧度和色泽,粗细就更不用说了。所以,山鬼每一天醒来,每一天文狸都近似一只崭新的文狸,除了注视她的目光没有改变,那张脸再没有任何她所熟悉的痕迹。山鬼已经习惯了文狸的变化,她自这种变化里目睹了一种叫作无限的事物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摘自《山鬼》

相关图书

《诗志:1921—2021》
《诗志:1921—2021》
价格:¥58.00
浮在水面的秤砣
浮在水面的秤砣
价格:¥48.00
郭澄清别集
郭澄清别集
价格:¥198.00
郭大刀
郭大刀
价格:¥49.80
后海拾珠
后海拾珠
价格:¥58.00
新春对联
新春对联
价格:¥80.00
yb体育-yb体育app-yb体育官网